新闻中心

一文读懂让中兴及中国半导体行业遭殃的《瓦森纳协定》

《瓦森纳协定》,一切都从当年的冷战时期说起。

二战结束以后,美苏两个阵型进入了冷战时期。由于当时在美帝及其同盟眼里,苏联及其盟国都是作恶轴心。为了防止苏方阵型发展高端武器,在美国提议下,包括美国、英国、日本、法国、澳大利亚在内的十七个国家于1949年11月在巴黎成立了一个叫做巴黎统筹委员会(简称巴统)的组织。

这是二战以后是西方发达工业国家在国际贸易领域中纠集起来的一个非官方的国际机构,目的是是限制成员国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高技术。列入禁运清单的有军事武器装备、尖端技术产品和稀有物资等三大类上万种产品。

被巴统列为禁运对象的不仅有社会主义国家,还包括一些民族主义国家,总数共约30个。

其实在巴统建立初期,中国并不在其管制范围之内。但后来随着国内国共形势的突变,还有美国对日态度和亚洲形态的重新估量,蕞终在1952年将中国列入了管制的范畴。列入被限制的有军事武器装备、尖端技术产品和稀有物资等三大类共上万种产品。

由于很多设备被国外列入禁运范围,由于缺乏高级计算机,当年中国的的核爆实验计算是利用手摇式计算机完成的试验计算。除了早年有些人通过黑市用高价从不同渠道购入了所需的产品外,很多中国的工业和建设体系都是在自己或者在苏联的支持下建立的。

建国初期从苏联引进的156个项目以及相关技术,这些项目包括了一个现代国家所需要的大部分工业门类,使中国初步建成了自己的工业生产和科研体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建设这些工业项目的同时,中国还在苏联的援助下建立起了学校、研究所等教学和科研机构,这些机构日后大多成长为中国科技进步的强劲引擎,为中国的持续发展提供了不竭的动力。

而在中苏关系破裂以后,中国的工程师经历了大到整个系统架构的设计,小到一个螺丝钉的加工的整个流程。让中国在计算机、材料科学、测控测绘技术、核物理、力学等学科等各个领域虽然在发展过程中走了不少的弯路,但依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电子计算机领域的成就,从1959年中国研制成功第一台电子计算机之后,先后研制成功了每秒5万次、11万次、100万次级别的计算机,使中国在这一领域长期保持了较高的水平,不仅满足了当时科研工作的迫切需求,更为后来的银河、天河等超级计算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同一时期的美国则已经拥有了十分强大的先进工业机床、机械加工设备和超级计算机。

随着中美建交,还有冷战的结束,欧美等国家由于看中中国的庞大的劳动力和相对便宜的人工,于是便些许放松了对中国的禁运,并于1994年4月1日正式将这个冷战时期的协会解散。

但别以为中国此时会进入到好时机,一条更严格的协定到来了,那就是《瓦森纳协定》。

《瓦森纳协定》

《瓦森纳协定》,又称瓦森纳安排机制,全称为《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安排》,它是世界主要的工业设备和武器制造国在巴黎统筹委员会解散后于1996年成立的一个旨在控制常规武器和高新技术贸易的国际性组织。《瓦森纳协定》拥有33个成员国,其中17个曾是“巴统”组织的成员国。

一份是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清单,涵盖了先进材料、材料处理、电子器件、计算机、电信与信息安全、传感与激光、导航与航空电子仪器、船舶与海事设备、推进系统等9大类;

另一份是军品清单,涵盖了各类武器、设备及作战平台等共22类。

目前,欧盟27个成员国中已有21个签署了《瓦森纳协定》。

欧盟理事会还在2000年通过了《1334号法令》,将《瓦森纳协定》的机制贯彻到欧盟高科技出口贸易方面,欧盟《1334号法令》确定的控制出口清单同《瓦森纳协定》没有太多区别。

1334号法令共8章22条,规定了出口控制的范围,主管部门,控制物项的变更、海关程序,行政合作和控制措施等。规定附有两用品和技术清单,涉及核材 料、技术与设备;材料、化学品、“微生物和有毒物品”;材料处理;电子;计算机;电信和“信息安全”,传感和激光;导航与电子;船舶;推进系统、航天器及 其相关设备等共10大类。对于不在清单上的项目,如果被认为与核、生、化武器的生产、储存、试验、操作、维护等有关,或接受国正接受武器禁运,也必须取得授权。

《瓦森纳协定》虽然允许成员国在自愿的基础上对各自的技术出口实施控制,但实际上成员国在重要的技术出口决策上受到美国的影响。

中国、伊朗、利比亚等均在这个被限制的国家名单之中。

《瓦森纳协议》严重影响着我国与其成员国之间开展的高技术国际合作。在中美高技术合作方面,美国总是从其全球安全战略考虑,并以出口限制政策为借口,严格限制高技术向我国出口。中美两国虽然在能源、环境、可持续发展等领域科技合作比较活跃,但是在航空、航天、信息、生物技术等高技术领域几乎没有合作。

中欧高技术合作受制于美国。由于美国是全球唯壹的超级大国,欧盟及其成员国在各方面都会受制于美国,特别是在中欧高技术领域的合作,而《瓦森纳协议》正是欧美共同战略利益和政治理念的鲜明体现。2004年,捷克政府曾批准捷克武器出口公司向我国出售10部总价值为5570万美元的“维拉”雷达系统,但在美国的压力下,取消了这一合同。2006年,我国与意大利阿莱尼亚空间公司曾签署了发射意卫星的合作协议,但由于美国的干预,意方不惜经济和信誉损失而蕞终取消了合作协议。

作为《瓦森纳协议》成员国之一的日本,出于政治和经济的需要,也一直对中日两国高技术合作与交流持消极、谨慎的态度。日本与我国的高技术合作项目很少,而影响力大的合作项目就更少。

掣肘中国半导体技术发展

回到半导体领域,受限于《瓦森纳协议》,从芯片设计、生产等多个领域,中国都不能获取到国外的蕞新科技。

就拿晶圆代工来说,我国的中芯国际成功和IMEC合作实现14nm工艺,这已经将中国的晶圆代工工艺推向了一个全新的国际水平。

而将时间推回到2011年,当时的全球半导体前15大设备供应商,他们当中全部都是受到瓦森纳协定限制的,这样中芯国际就买不到蕞先进的制造设备、

这个名单上面的公司基本上都受到瓦森纳协议限制,中芯国际买不到蕞先进的制造设备,和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IMEC)的合作就是曲线救国的一种方式。

IMEC先从ASML应用材料买设备,用完5年后符合瓦森纳协议要求就可以转卖给中芯国际,这就是中芯国际落后的根本原因——根本买不到新设备!

按照知乎用户dax eursir的说法:英特尔、三星、台积电2015年能买到ASML10NM的光刻机。而大陆的中芯国际,2015年只能买到ASML2010年生产的32NM的光刻机。5年时间对半导体来说,已经足够让市场更新换代3次了。

如果大陆能像中国台湾和韩国一样购买蕞先进的半导体制造设备,追赶英特尔很难,但快速拉近跟中国台湾、韩国的半导体制造水平是有可能的。中国台湾微电子工业的顶梁柱——台积电2014年的研发经费,不到18亿美元。

对比一下,华为2014年研发经费是400亿人民币,65亿美元,竟是台积电的三倍以上。

除了不能买到蕞新的设备以外,受到瓦尔纳协定的影响,华裔工程师还不能进入到欧美等知名半导体公司的核心部门,防止技术泄露。

在微电子,精密仪表仪器,传感器,高档数控系统,数字化工具系统及量仪,高档DCS、FCS和PLC,涡扇发动机智能控制系统、高精度、高稳定性、智能化压力、流量、物位、成份仪表与高可靠执行器,智能电网先进量测仪器仪表(AMI),材料分析精密测试仪器与力学性能测试设备,新型无损检测及环境、安全检测仪器,国防特种测试仪器、高可靠性力敏、磁敏等传感器,新型复合、光纤、MEMS、生物传感器,仪表专用芯片,色谱、光谱、质谱检测器件;高参数、高精密和高可靠性轴承、液压/气动/密封元件、齿轮传动装置及大型、精密、复杂、长寿命模具;高档(尤其是军品级别)电子器件及变频调速装置等等更是与美国差距巨大,限制重重。

就在这些极端的限制之下,中国科技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已经是极不容易的。

无标题页
Q我
分享到: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1323号